如果额头终将刻上皱纹,你只能做到,不让皱纹刻在你心上。

千言萬語 化作呵呵:

  

  一个月里,两部以青春为起点的片子连接上映,这实在是件有趣的事。 
  一个是男导演,一个是女导演。女导演耿耿于怀的是青春未尽的梦,男导演想的则是,该做的梦都做成了,只是,梦还是那个梦嘛?殊途同归的,是那句少年时就很喜欢的歌词:“寻遍了却偏失去,未盼却在手”。人生有什么事,比费劲心力争取,到头来终如所愿,却未趁我心,更值得悲哀呐?

  《合伙人》贯穿始终的一个疑问便是:是我们改变了这个世界,还是这个世界改变了我们? 
  无论是多次在片中响起的那首《一样的月光》,还是三位主角一直在谈论中提及的关于“改变”的话题,都在不同的角度和领域探讨这个似乎不是问题的问题。 
   王阳说“成东青原来不是这样能在万人面前说笑话,孟晓骏原来也不是这么冷酷”;孟晓骏说“20年前,站在台上演讲的人是我”;成东青又说“我们改变不了世界,是世界改变了我们。” 
  改变似乎是必要且必须的成长经历,但是同样是一起奋斗,一起创业的人,王阳的30年,却一直没有变,不过与这不变相应的则是,他也没有改变世界。 
  关于改变,我们总有自己固执的看法,或者鄙视相应的改变,或者唾弃固执的不变,其实,我们自从来到这个世界,就一直在“被改变”,不一样的只是你不懂和你懂得。 
  也许,就像陈可辛所说:“一开始我们以为可以改变世界,跌打滚爬之后才明白,我们改变不了世界,是世界改变了我们。在历经岁月之后,希望即使改变不了世界,但也不要被世界改变。”这样活过一生,才是真正度过了属于自己的人生,因为能够继续做自己,已经不容易,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,我们且做且感恩。

  最后想说,成冬青诠释的中国式成功,充满了某种实用主义的得意。而王阳诠释的中国式幸福,则有自欺欺人的妥协。这种的态度,充满了某种无奈,也或者,才是我们每个人寻找答案的开始。
  胡乱写了这些,再胡乱写个结尾。 
  风往哪里吹,树就往哪里倒 
  正青春,我们以为我们是风,青春后,我们才知道我们是草。 
  没料到,我所失的,竟已是我的所有。

  而不管如何,如果额头终将刻上皱纹,你只能做到,不让皱纹刻在你心上。 




  

评论
热度(5)
  1. 言。千言萬語 化作呵呵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言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